當前位置 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核電黃金人鄭偉平談走向世界的中廣核

新剑侠情缘2019哪个职业好 www.rarcq.icu 黃金人的名稱,對許多大眾而言可能還有所陌生,但這卻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對中國核電工業做出最重要貢獻的第一批人?;平鶉酥復笱峭搴說繒駒?span>20世紀80年代首批送到國外進行操作員培訓的核電運行人員,由于當時培養這批人才的費用相當于個人體重的黃金,他們才被稱為黃金人。如今,這批核電精英早已成為這一領域的前輩,而他們追求卓越的精神也被后代繼承。來自中國廣核集團(中廣核)、目前擔任世界核電營運者協會巴黎中心高級顧問的鄭偉平,就是早年的黃金人之一。日前,他接受人民網專訪,從作為黃金人的個人經歷,回顧了中國核電產業從無到有、從大亞灣走向世界的振奮歷程。

“人一定要有點壓力才能做成事情”

1984年,鄭偉平畢業于重慶大學熱力工程系,年僅20歲的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將走向一條與眾不同的人生道路。畢業后五年間,作為生產準備人員,他先后在廣東韶關電廠實習,在深圳學習反應堆物理,在上海進行一年的法語培訓,又在深圳參加法國電力公司組織的壓水反應堆(PWR)培訓,之后還要通過各種考核,才被挑選去法國參加崗位培訓。畢業后的這段培訓,已經讓鄭偉平適應高強度的學習壓力。正是在這樣的高壓下,一批精煉的骨干人才脫穎而出。19894月,根據中法核電廠運行人員培訓協議,這批精挑細選的黃金人正式奔赴法國格拉夫林核電站、特里卡斯坦核電站等法國電力公司的核電站,接受為期一年的培訓。

在記憶里,這段日子就是“起早貪黑、周而復始、快馬加鞭”的快節奏中度過,每兩周一次考試,兩次成績D不合格就會被淘汰,提前回國。面對語言和陌生環境的壓力,大家都非常努力,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一年的培訓時間很短,高強度的學習內容使得黃金人們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不停的考試,不停的換地方,從格拉夫林到巴黎,再到其他城市學習模擬機及理論,還有7周在英國學習汽輪發電機。鄭偉平感嘆,培訓地點的變換以及來來回回的穿梭旅行,盡管辛苦,但卻也成了高壓力下培訓中的一種調劑。他記得,在這種培訓考核節奏下,最大的喜悅莫過于順利通過單元考試。此外,當時通訊方式單一,國際長途電話非常昂貴,家書就成為參加培訓的黃金人們重要的精神依托。地處北方的格拉夫林電廠員工性格淳樸、熱情善良。逢年過節,經常邀請學員去家里做客,或組織一些團隊活動,不僅緩和了緊張的學習氛圍,短短的一年學員們和各自的法國師傅以及他們的家人都建立很深友誼。

讓鄭偉平感受很深的是,帶他的師傅非常嚴謹敬業,對能帶中國學員感到很自豪,有種榮譽感。當時,雖然在國內參加過一年的法語培訓,正常單獨交流還能應付,但參加電廠的各種專業會議時理解就比較困難了。于是,每次會后,他的師傅會很耐心、不厭其煩的為他講解,有問題回答不了,他們會把相關人員請來幫助回答,甚至帶去現場對著實際設備講解會議中談到的問題。鄭偉平感嘆:“他們那種身先士卒的敬業精神很感人。作為值長,有些工作他們可以打個電話吩咐現場人員去處理,但一旦遇到棘手問題,他一定親自下現場核實查看,這也深深影響了我日后的工作風格。但凡現場有問題,第一時間到現場成了一種工作習慣和作風。日后我們培養年輕人時,也非常重視下現場,身先士卒,獲得第一手信息的重要性?!?/span>

使命感與敬業精神的言傳身教

鄭偉平表示,去法國時雖然年輕,但已經意識到作為中國第一批核電專業人才,自己肩負的使命和重任。從法國電廠回國后,他立即投入大亞灣核電廠的調試運行啟動的現場工作。作為在真實核電廠的系統設備上實習過的第一批運行人員,鄭偉平終于可以在自己的電廠里挑大梁,擔責任。領導和同事們的信任更加鞭策他在工作中努力學習,處處用核電運營的職業精神要求自己。反思在法國的一年,鄭偉平反問自己:“在法國我們僅僅是學技術嗎?”他指出:“當時再怎么強化技術,一年時間畢竟不夠,真正的積累來自此后的職業生涯,但是法國培訓留給我的是核安全文化及核電運行職業精神的言傳身教,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深入骨髓?!?/span>

鄭偉平記得剛畢業就被幸運地被分配到當時的廣東核電籌建辦公室。到了特區,他看到廣東核電大廈里很多五湖四海的老專家,都在熱火朝天的進行工程談判和施工準備工作,中國正邁出從無核到有核的第一步。后來,廣東核電辦公室與香港中華電力公司合資,成立了廣東核電合營有限公司,屬于國內當時規模最大的合資公司之一。多年以后,他才知道當時中國可謂以舉國之力建核電站,當時建設大亞灣核電站需要40億美金,而中國彼時的外匯儲備也只有1.67億美元。鄧小平作為決策者,可謂高瞻遠矚。大亞灣核電站建設專家云集,在食堂一起就餐時,不經意碰到的老同志都是國內各個領域頂尖的老專家和行業前輩。合資公司董事長王全國當時也是從廣東省委書記崗位上主動向中央請纓,主持大亞灣核電的建設,由此可見當時國家對大亞灣核電建設給予何等重視。

從法國回來后,鄭偉平投入大亞灣核電站建設,擔任大亞灣生產啟動隊隊長及第一批值長,在當班期間有幸親歷了大亞灣第一臺反應堆臨界,當時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還報道了此次成功臨界。在鄭偉平看來,中國核電產業發展第一階段就是大亞灣和秦山核電站的建設,中國終于有了自己的核電廠,實現從無到有的第一步。第二個階段是以核養核、滾動發展的嶺澳核電站。在嶺澳建設初期,鄭偉平負責培訓,并參與建立了中國本土的核電培訓體系。2005年至2015年,一大批核電機組上馬。鄭偉平指出,這是國家改革開放經濟實力增長的結果,與國家綜合國力密切相關。這段時期,他參加了中廣核在廣東以外的第一個核電項目,也是東北地區最大的能源項目——遼寧紅沿河核電站的整個建設過程這。

眾志成城:成為世界核電工業的標桿

如今,鄭偉平就職于世界核電營運者協會(WANO)巴黎中心,擔任高級顧問,其工作之一就是擔任評審,考核各個國家核電廠的技術運行與安全管理。世界核電營運者協會的主要職責是世界范圍的核電運營的經驗反饋和共享,以及同行評審和技術支持。早在2001年至2004年間,鄭偉平就曾在協會巴黎中心工作過,2016年,他作為高級顧問再次回到這里,參與協會的管理工作。中廣核現在是世界核電營運者協會巴黎中心的第二大成員公司,每年中廣核不僅接受評審,而且派出專家參加對協會成員廠的評審,國際交流頻繁。中廣核在世界核電營運者協會的比重不斷增長,早前只有鄭偉平一人,如今隨著在運機組數量的增加,派駐人員已經增加至十幾人。

從大亞灣至今,西方國家看待中國核電的眼光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大亞灣的成功值得世界關注,之后,中國核電快速發展,中國的核電站建設往往都能按期完成,這讓西方國家十分感嘆。他強調:“以前大家(西方國家)問你能不能建成,設備是不是從國外進口的。如今,設備基本都是國產,他們不問這些了,他們關注的是中國核電向海外進軍,之后的步伐能走多大,中國核電走到海外是否意味著核電的未來將來在亞洲和東方?!備葜N捌澆檣?,如今西方談核電,“中國”是高頻詞。在核電技術發展領域,中國也一直沒有停止,例如中國是真正將小堆從理論推入實踐的國家,中國在四代堆領域的研究也令人關注。

作為第一批核電黃金人,鄭偉平對年輕一代核電專業人員的培訓充滿信心。他指出,中國核電的家底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現在的年輕人無需遠赴重洋就可獲得嚴謹的專業培訓。他指出,如今的年輕人一代更比一代強,他們從基層崗位做起,經過標準培訓流程,不僅從技術和知識層面,更從心理層面進行嚴格甄別挑選,經歷十年工作和培訓才能成為值長。鄭偉平感慨,如今中廣核的職業精神很大程度建立在之前從法國學到的敬業嚴謹職業精神上,中廣核的核心價值之一——“一次把事情做好”,也是中國核電走向世界、追求卓越永無止盡的目標。

文章來源:人民網                       發布時間:2019-04-21